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散文 查看内容

寻找战友

散文网 www.lbsdsxx.cn 2019-3-27 11:25| 作者: 南峤| 审核: 罗爱田|查看: 214| 评论: 2

上世纪70年代初,我当兵去到部队,1976年退役。5年多的军旅生涯,虽然没有参战,但在严格的军事训练、艰苦的工程施工中也得到血与火的洗礼,荣立三等功,同时与战友结下了深厚的情谊。三、四十年过去了,由于忙忙碌碌,无暇主动与外地战友取得联系。退休后,自由支配的时间宽裕了,常常反刍当年的苦涩甘甜,时常勾起对战友的思念,分久情更浓,日长思愈深。于是开始了曲折的寻找战友的历程。

战友熊君,曾是全国闻名的一所学校的高才生,知识渊博,满腹经纶。他虽然恃才傲物,但和我倒谈得来。我经常倾听他侃侃而谈,获益匪浅。我当文书时,他常常帮助我出黑板报。他退伍时,紧紧握着我的手说:“咱俩书刊上见!”我知道当作家是他的梦想。2010年,我试着从网络上搜索,熊君的姓名跳了出来。其中有一个我猜就是他。他是一个诗人,发表了许多诗词作品。通过网上找到的腾讯QQ号,输入几个关键词就对上号,得到回应。约定在南京实现了跨世纪的握手,聊不完的话,叙不尽的情。

遗憾的是,采用同种方法未能找到其他战友。最近靠了更方便快捷的通讯手段,偿了我的夙愿。同乡的战友吴君把我拉进了某某军战友微信群。接着,我还加入了工兵营微信群,在两个群里我发布了寻找战友的消息。素昧平生的群主赵君、苗君以及群成员王君、陈君、王君纷纷热心提供了信息。

我迫切要找到的是连队老指导员祝君。他栽培我,常常给我鼓励。我入伍初期进步很快,在6个月时当了副班长,11个月时入党并当连队文书。文书是和指导员工作上联系最多的人。我记得,战士打靶用的步枪、冲锋枪,而干部打靶用的是手枪,实弹打靶时祝君叫上我这个兼任的军械员,教我打上几发子弹。星期天休息,有时他带上我和通讯员、卫生员,捎上一瓶白酒和几份卤肉,爬上后山席地而坐,用茶缸子装酒,碰杯也当当响。微醺中,四仰八叉地往草地上一躺,太阳暖洋洋地晒着,别提多惬意啦。有时我竟舒服地睡着了,有一回醒来睁开眼一看,一只狼也许是只饱狼站在不远处。我不动声色。一会儿,那狼慢悠悠地离开了。咦,江南丘陵地区的小山岗从来没见过有狼出没呀。

某某军及其工兵营的战友非常热情,动用广泛的人脉关系,很快就找到了祝君的信息:他后来提拔为营副政委、政委,调任某医院政委兼党委书记,又转业到一个市辖区某局任党委副书记兼副局长。用查到的手机号码拨过去,万般期待中电话通了,是祝君的声音,声如洪钟;欣喜中我自报家门,又说出一些咱俩曾经熟悉的信息,可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,我心中难免觉得遗憾。毕竟40多年没有见面,幸好我俩现在都在同一城市,最后约定,改天我去拜访他,暗自揣度,但愿他能够打开尘封的记忆,再次斟满酒痛饮几杯。

忠厚淳朴的老连长邱君是我经常思念的人。他带领我们训练施工,严格要求,谆谆教导,并身先士卒,一不怕苦二不怕死,让我钦佩不已。有一次,他带领连队进行投掷手榴弹实弹训练。投弹点有三个人,一是投弹的战士,二是组织指挥的连长他,三是记录成绩的文书我。轮到一个新战士,由于太紧张居然把拉开引信的手榴弹扔到了自己脚下,嗤嗤作响。说时迟那时快,邱君像箭一样地冲过去,捡起冒烟的手榴弹扔了出去。好惊险的场面,避免了一场包括我在内的三人伤亡的严重事故。再鉴于他一贯优秀的表现,上级给他记三等功。

通过某某军以及工兵营战友微信群,七转八绕终于打听到了后来当营长又转业到镇江的邱君的电话号码。通话后,老首长乡音未改。虽然75岁了,但是思维敏捷,记忆清晰。咱俩都有重逢恨晚的感觉,恨不得立即飞到对方相见相叙。

还有一个我当班长时的排长周君也是我急于寻找的。他正直、豪爽、勇敢、智慧。工兵连经常有紧张而艰苦的施工任务。周君总是冲在第一线,在山底下打坑道时,掌风钻,打炮眼,装炸药,搞爆破,扒矿渣,砌被覆,在尘灰中挥汗劳作。由于我体质差,在一千多米深的山洞里氧气稀薄,好几次干着干着就晕厥了。周君就安排人将我抬离掌子面,叫卫生员给我施救。在矿井下,塌方、冒顶的情况时常发生,虽然设有安全员,但防不胜防。有的战友断胳膊折腿,有的战友牺牲了生命。有一次,我弯着腰在砌被覆,一块大石头从我头顶上坠下,把挂在腰间的矿灯蓄电池砸碎,巨大的冲击力把我打倒在地。如果我站直身子就是当头一击,一命呜呼。周君就是这样和我们一起经受了一不怕脏、二不怕累、三不怕伤亡的严峻考验,不亚于同一战壕里的战友。你说,这样的战友情能不值得珍惜吗?

前些年有一次,我出差路过他转业回到的家乡安徽铜陵,通过电信114查号台查他的住宅电话,未果。好在在工兵营微信群里迅速找到一个昵称是他的名字。核对信息发出后,他一打开微信就将我设为好友,私聊上了,甚欢。

当兵那是一段特殊的经历,是一份青春芳华的美好记忆,是终身难忘的峥嵘岁月。战友是由祖国挑选、安排的机缘邂逅,是并肩作战而凝成超越生命的情谊,蕴含着一份难舍的情愫、天长地久牵肠挂肚的思念。我和我的战友虽然没有经历过战争,却经过生与死的考验。这样的战友情是最纯真、浓烈的,历久弥新,还能像陈年佳酿、国酒茅台一样,越来越馥郁醇厚。

 

 

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朱建根 2019-3-28 20:23
了不起的战友情,钦佩,好文章,点赞。
引用 南峤 2019-3-27 16:56
谢谢王伟东的点赞。

查看全部评论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