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散文 查看内容

难忘那盏煤油灯

散文网 www.lbsdsxx.cn 2019-3-26 12:29| 作者: 王伟东| 审核: 香港水云天|查看: 364| 评论: 2

儿时,电杆没架到村口,电线没拉进各家各户,煤油灯是家中的“宝”。天一旦黑下来,父亲在厢房修补铁锹、粪箕等农具时点着它,母亲在厨房忙碌晚饭时需要它,读书写字的我更离不开它。

那时,煤油灯的构造十分简单,底部是一个装煤油的玻璃瓶,瓶口有装灯捻的配件。我家的煤油灯都自制,父亲先找来空铁罐,用剪刀从中剪出三公分的圆片,在正中间打一个铅笔大小的圆孔,再剪出五公分长的铁片,卷成圆筒状,穿过铁片孔心,敲打固定,用焊锡焊牢。接着安装灯捻,拿一团棉花,捻成线状,用铁丝扎牢一端,穿过圆筒,剪去多余的部分,尾部多留点,用于吸油。再往事先准备好的玻璃瓶内灌进柴油,把装灯捻的配件安装到玻璃瓶口上,点燃灯捻,调节长度,一煤油灯做成功了。父亲是个热心肠,多做了几盏分给左邻右舍。

每天晚上,我都点着煤油灯看书写字。煤油灯安静的燃烧着,冒着层层黑烟圈,袅袅上升。在桔黄的灯光下,我认真地做着作业,浑然不顾整个房间散发的油烟味影响,有时写字太入神,靠煤油灯太近,火苗“哧啦”一下烧着了额头上的头发,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,我这才回过神,抹一抹烤焦的头发,又继续写作业。在煤油灯与我相伴读书的日子,这种“倒霉事”,不知发生了多少次。

后来,村里的小卖部有做工较好的煤油灯销售,构造与家中自制的差不多,但每一盏灯都配上了玻璃灯罩,点燃后防风油烟少,而且亮度可调节,比较高级。但点一段时间,灯罩被灯捻熏黑,亮度明显下降。此时,必须擦灯罩:拿下灯罩,底部放在右手上,左手拿稳灯罩,用嘴对着灯罩内部呵气,再用废旧报纸擦试,几个来回,灯罩擦得光洁如新,点燃后又发出耀眼的光芒。

在那个物质十分匮乏的年代,为节省煤油,我和小伙伴们经常聚在一起,共用一煤油灯学习读书。同一盏灯下,我们你追我赶,争相做学习最好的孩子。也在同一盏灯下,写完作业,我们憧憬未来,畅谈理想:有的说要当工人,有的说要当兵,有的说要当作家……桌子上那盏煤油灯仿佛听懂了我们美好的愿望,灯花豁然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,火苗竟撒欢似的闪烁起来,比原来明亮了许多。

最温馨的是一家人围在煤油灯下吃饭……每天晚上吃饭,把媒油灯放在堂屋的木桌中央,一家人团聚在一起,边吃边聊,有点“烛光晚餐”的味道。爷爷奶奶为我们全家的生活整天操劳,从不肯多休息一会,为表表孝心,我用筷子夹些菜放在爷爷奶奶的碗头上,这时,爷爷奶奶总会用粗糙的手,轻轻地摸摸我的头,还说孙子长大了,懂得孝敬长辈了。那场景,其乐融融,让人永远难忘。

当村里通上了电,用上了电灯,煤油灯也像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,光荣地退出了历史舞台,但煤油灯陪伴我度过了少儿时代,也给我留下了许多温馨美好的回忆。如今想想,其实我们每个人都要像晚间的那盏煤油灯一样,燃烧自己,照亮别人,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做出不平凡的贡献。

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
2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2 人)

上一篇:野生小蒜下一篇:寻找战友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朱建根 2019-3-27 10:49
"每个人都要像晚间的那盏煤油灯一样,燃烧自己,照亮别人",这是奉献精神,好文章,点赞。
引用 李茂林 2019-3-26 23:57
难以忘怀!

查看全部评论(2)